马氏的家庭照。马亮华和他的妻子秀衡、亮华的父母、祖母(坐在中央位置)和四名弟妹(Alice、Ivy、Tom和Mabel)。这张照片约1935年摄于香港

家族历史

马国栋(Gordon Mar)1937年出生于悉尼。他的家人来自中山的沙涌村。国栋的父亲马亮华(Harry Leong Wah MAR)和祖父马辛已(Sun Gee MAR)与永生公司的两位创始人马祖容(Joe Young MA)和马应彪(Ying Piu MA)属于同一家族。从20世纪初到20世纪80年代,国栋家族的三代人曾在悉尼的唐人街(Haymarket)的永生公司(悉尼的主要香蕉批发和汇款代理商)担任管理工作。


永生公司(1924)的员工(相片来源:悉尼市档案馆,由马国栋捐出)

国栋的父亲亮华(站立于右方第一位),祖父辛已(站立于右方第二位),马健安的父亲马社培(坐在前排中间)


国栋的祖父辛已于1918年离开中国,为家人寻求更好的生活。他在20世纪初担任永生公司的助理经理。辛已于1937年去世,被安葬在香港。


1921年,他的儿子亮华(1902年生于中山)18岁时与母亲梁玉珍(Shi LEONG)和妹妹Alice一起来到澳大利亚,与父亲团聚。亮华来到澳大利亚之前,因他在香港接受双语(英语和中文)教育,他的英语水平良好。在悉尼,他于著名的Sydney Grammar School完成了高中课程,并于1923年开始在永生工作。他于1927年成为公司秘书,后来于1933年成为董事长。在他的父亲辛已于1937年去世后,亮华继续管理永生直至蔬果批发市场从Haymarket迁到Flemington之后,他在20世纪70年代末退休。亮华是中国国民党的长期支持者。他曾是澳大利亚国民党的悉尼分会的领导人,并参加了在墨尔本举行的党的大会。


马亮华(坐在第三排右一位置)出席于1933年举行的第五届国民党党大会


1929年,亮华回到沙涌村,与来自香港一个富裕家庭的李秀衡(Grace So Hin LEE)结婚。 秀衡的父亲李彦祥是香港永安百货的创始人之一。结婚一年后,亮华带着秀衡回到悉尼,他们住在一座位于唐人街(Haymarket)Campbell Street 18号的大楼的顶层。这座三层高的建筑被用作永生的办公室和员工宿舍,由永生于1904年从Anthony Hordern&Sons租用,Anthony Hordern&Sons在悉尼拥有一家大型百货公司。后来永生于1931年从他们那里购买该座大楼。


从1912年起,永生的总部搬到Haymarket的Hay Street 58号,这是一座由市悉尼市议会拥有的三层仓库大楼(该建筑后来因兴建悉尼娱乐中心(Sydney Entertainment Centre)而被拆除,现在该地站点成为Darling Square住宅区的一部分)。 亮华和秀衡有六个孩子,他们是Albert、William、May、John、Gordon(国栋)和Keith。他们的孩子都受过高等教育,并成为专业人仕。


马亮华和李秀衡在沙涌村举行的婚礼(1929年)


建于1890年、位于Haymarket的Campbell Street 18-22号的大楼。永生公司在1895年在这建筑物营业。大楼左侧是18号(2019年)


国栋是一位专业会计师。他在加拿大工作了十年,然后回到悉尼,并在父亲退休后开始管理永生的业务。国栋说:「我是接管这项业务的人,因为其他人[他的兄弟姐妹]是在他们各自职业中的专业人仕......他们是医生、建筑师、牙医」。他于1975年安排公司迁往Flemington,并于1984年将永生的业务出售给一些意大利买家。他说:「最终,我们决定不适合从事香蕉业务,因为下一代都是专业的人仕。我们对卖香蕉没有兴趣。」


国栋利用出售业务的收益来开发房产。之后,把资金分配给了股东,公司正式结束。国栋谈到永生将近100年的终结时,他对此并不感伤。他说:「它达到了目的。该公司的目的是将我们的家人带到澳大利亚,为他们提供工作,它已经做到了。这公司在唐人街的大楼和业务,基本上都达到了它的用途,因为那是来自村庄的人在那里居住并工作的地方。」


永生公司位于Haymarket Hay Street 58号的总部(1937年)(相片来源:悉尼市档案馆)


作为一名企业家,国栋在Castle Hill开始了他自己的污水处理业务,在他2007年退休前经营了这家公司20多年。他和他的妻子Sandy(是一名加拿大籍华人)每年会于加拿大居住半年,余下的半年则会留在悉尼或到世界各地旅行。


中澳关系


I在一次2018年的采访中,国栋说:「我们从小是以澳大利亚人的方式被养育」。虽然国栋能说沙涌村的方言,但自他的父母去世后,他已没有说过这种语言。英语是他与妻子和兄弟姐妹交谈的语言,他为自己的家庭成功「融入」澳大利亚社区感到自豪。他强调:「我们已成为澳大利亚人」。


国栋回忆说,他与中国的关系主要是通过他的父亲和他的公司永生。 「小时候,我们去了那里,通常是周末去,在那里帮忙做一些工作,对我来说但,这就是父亲做生意的地方。那是他公司的总部。我们与这公司无关,但是我们知道,我们对那地方有某种感情」。这种联系也随着永生的结束而完结了。


尽管如此,国栋仍然在家中保留了大量的传家宝。除了家庭相册外,他还保存了一座他的祖父母从中国带出来的留声机。他还有一份来自悉尼国民党的文件,文件要求当地政府在他父亲马亮华于1937年到访中国期向他提供保护。Gordon还拥有一块永生的大型木制牌匾,这牌匾曾经挂在公司于Hay Street 58号的大楼。由于国栋现在已经80多岁了,他一直在考虑如何承传他的传家宝。他说:「我没有其他人。没有孩子,没有孙子。没有人对这些传家宝感兴趣,所以在我离世以后,我的遗嘱执行人会说这些都是垃圾」。


马辛已从中国带来的留声机,由马国栋保存


 永生公司的木制牌匾。该牌匾以前悬挂在永生公司位于Haymarket的总部。国栋在出售这家公司后将牌匾保留在家中


国栋对中国当代历史感兴趣。他是澳洲华人历史协会的会员,并渴望与公众分享他对中国的知识。正如他所说:「希望提高大众对我们(中国人)的认识、对我们的背景和文化有更深入的了解」。自退休以来,他已就有关其家族历史、西方对中国男子的种族歧视、鸦片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中国苦力以及晚清时期的中国太平天国起义等题目进行了230场公开讲座。


回乡之旅


根据国栋的说法,他的父亲亮华来悉尼后,曾几次回到沙涌。 1929年,他回到村里一年,并与国栋的母亲李秀衡在那里举行盛大的婚礼。秀衡似乎并不喜欢住在村里,也许是因为她在香港一个富裕的家庭长大。亮华还于1937年访问了中国,因他父亲马辛已去世了(澳大利亚国民党发了一份文件,要求当地政府保护在中国探访的马亮华)。澳大利亚海关的记录显示他于1938年10月带着他的三名弟妹返回悉尼。国栋认为他的父亲在那次之后再也没有回到沙涌。


国栋第一次访问中国是在1997年,他的母亲和哥哥John和Albert。他的母亲被诊断出患有绝症。国栋和他的哥哥带她到香港,然后前往家鄉实现她的最终愿望。国栋解释说:「她觉得有责任把她的儿子带回村里并获家族的确认。」


在谈到他第一次访问沙涌村时,国栋说:「我们不知道当我们进村时会发生什么,我以为这些亲戚都希望我们给他们礼物。但相反,亲戚却却驾着名贵房车出现!」国栋的亲戚把他们带到了母亲想去的地方。 「最重要的是到墓地去。」他继续说:「我们每个人都必须站在(墓前)被家族宣布,并向祖先三鞠躬。」


马国栋祖父马辛已在中山沙涌村兴建的三层高大宅(约1935年)


马国栋的祖父母及他的叔叔和姑母在沙涌的家族大宅内(约摄于1935年)


除了到访墓地外,国栋在这次旅行中还参观了他的祖传房屋。大约在1935年,国栋的祖父辛已建造了一座宏伟的三层楼豪宅,距离马英彪大宅仅几个街区。由于亮华有五个儿子,国栋继承了大约10%的份额。在2018年的采访中,他说他的兄弟对这座豪宅都不感兴趣。国栋表示:「我对这房子没有兴趣。我们被问到是否愿意捐赠这座大宅。好吧!你可以拥有那所房子。」


国栋在1997年的回乡旅行中参观了他的祖屋(1997年)


这所房子在1950年代的土地改革时期被政府没收,曾被用作监狱,后来又用作农作物的储藏室。政府在1970年代后期将其退还给马家。之后一位亲戚将其租给了该村的工厂作为女工的宿舍(从1980年代到2000年代)。最近,该房屋已被政府列入遗产名录。这个房子现在由村里的一位叔叔管理,并且已租给一位艺术家用作画廊。


马国栋在沙涌的祖屋(2018年)


马国栋在沙涌的祖屋的地下,现已改建为一间画廊(2018年)


自那次1997年的回乡之旅后,国栋没有回到村里,尽管他已经数次到访中国的其他地方。国栋视他回到沙涌的旅程是「只此一次」的事情,他并不想再回去。他说:「这次回家乡看看很有趣,但那里不是我想前往,或者留下来的地方。但是我们对母亲有责任,这就是实现她带我们回到家乡的愿望」。


对于回归之旅的反思,国栋承认他对这个地方没有任何依恋。他说:「我对这地方没有感情。如果我到那里,我们这一代的人都不在那里了。他们已经离世了。下一代忙着做生意,他们不想见我。我与他们不再有任何联系。」谈到他的「中国人」特质和澳中关系时,国栋说:「我们在融入澳大利亚方面非常成功」。尽管他珍视自己作为华人的背景历史,认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但他觉得不要沉迷于过去,而应更加关注现在和将来的澳中联系。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应关注你们的人民[中国人]为今天的世界所做的事情,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会为世界带来什么。」


更多照片


ShapeShape+ShapeLayer_1module frameworkCombined ShapeIconmodule frameworkIconShapeShapeCombined ShapeShape